圆圆是个码字姬《穿成小可怜:戏精王妃又美又飒》小说最新章节,姜瑶,何飞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成小可怜:戏精王妃又美又飒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圆圆是个码字姬

简介:何飞瑶蝉联三届影后后,被私生饭撞车追尾,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穿成了一个叫做姜瑶的小可怜。小可怜生母早亡,继母在内宅煽风点火,姜瑶小小年纪便被诬陷送至乡下。何飞瑶:“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于是小可怜开始装柔弱,装可爱,装乖巧。看着小可怜装的百里玄雍:这个女人好特别,每次见到她都不一样丫鬟们:戏精大小姐变成王妃了!她又美又飒!

角色:姜瑶,何飞瑶

穿成小可怜:戏精王妃又美又飒

《穿成小可怜:戏精王妃又美又飒》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嘭!”一声巨大的响声在高架桥上响起。

何飞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阵失重感传来,之后便是两声巨大的车辆落水的声音。

水迅速的蔓延进车内,车内的三人陷入昏迷。

一片黑暗中,何飞瑶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稚嫩的女声。

“你是谁呀?我叫姜瑶,我今年快十岁了,我爹爹是姜丞相,我娘亲生我的时候就死了,许姨娘请的道长爷爷,说我是天煞孤星,十岁之前必须要离开家人,这样他们才能活着,我活的好痛苦,凌姑姑天天都让我洗衣服挑水烧饭,我好想回家哦,我马上就要被接回去了。”

何飞瑶轻轻呢喃开口道:“我帮你呀。”

之后,她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重,费力的将眼睛睁开,入目的便是一个女人的脸。

女人的颧骨高高凸起,倒三角的眼睛,嘴边还有一颗黑色的大痦子,脸很瘦,手臂却很粗壮。

好丑……

何飞瑶第一反应就是,这种人在影视剧里,一定是演那种恶婆婆的。

“终于醒了,这赔钱玩意儿。”女人见姜瑶睁眼,翻了个白眼,之后猛地想起房间内还有人。

她连忙转身赔笑道:“王大夫,麻烦您了,您请,这个……这个诊金呐……等这丫头家人来接她了我再付给您,快了快了,她马上要十岁了,十岁家人就来接她。”

何飞瑶瞪大眼睛,什么十岁?

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环顾四周,古朴破旧的小木屋,没有关的门外还溜达过几只鸡,木质的桌子缺了个脚,被人用石头垫着。

这……这是哪出戏?她演个十岁小姑娘像话吗?

“导演呢!”何飞瑶开口,声音中还带着一些嘶哑,开口后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这并不是她自己的声音!

“姜瑶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没事了还不赶紧下床,等着我给你烧饭吗?”女人送走王大夫后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姜瑶!这两个字让何飞瑶想起了那片黑暗中,那个女童所说的话,以及自己最后说的那句话:我帮你呀。

一个荒谬的想法出现在她脑海里:穿越。

她变成了姜瑶,那个天煞孤星只到十岁,就不煞了的小女孩,姜丞相之女。

何飞瑶大脑飞速运转,表面上不动声色,有些艰难的下了床,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一双打满补丁的小布鞋。

她走到灶台前,脑海中猛地,出现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烧柴,起锅,添水,烧饭。

何飞瑶一边捋着思绪,一边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眼前坐在木桌边喝水的女人,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姜瑶所说的凌姑姑。

为什么推她下水,何飞瑶想通了,是怕她回了丞相府告状,索性弄死她。

可为什么又要救她?很快何飞瑶知道了答案,一个圆脸妇人出现在大开的房门口,往屋内张望。

“苏家媳妇儿,别看了,你看她不是生龙活虎的吗……”凌翠有些底气不足的开口说道。

被她叫做苏家媳妇的苏荷,看着面色还有些发青的小姑娘,在灶台前忙活,不由有些于心不忍,开口说道:“凌婶儿,到底是……不能这样,刚刚落水,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苏荷说话有些半遮半掩,何飞瑶却也听懂了她的意思:到底是丞相家的千金,不能这样。

想到那片黑暗中姜瑶说的话,何飞瑶在心底叹了口气:傻女孩,既然我穿成了你,我就会帮你,今天开始,我就是你。

想法过后,她身上的一种莫名的沉重感突然消失。

另一边的凌翠闻言,说出口的话变得犀利起来:“苏荷,别多管闲事,我是很谢谢你救了我们家瑶瑶,但我家的条件你也是知道的,

我早年丧父,中年丧夫,晚年丧子,这么多活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做得完,你家倒是家大业大的,不愁没人干活。”

姜瑶一听,无语了,这才是真的天煞孤星啊,把她放到这样的人家是巴不得她死。

也确实死了,但又没有完全死。

在姜瑶出神之际,凌翠猛地看到锅上溢出的水和米,大叫出声:“死丫头你想什么呢!水都溢出来了,哎呦你放了多少米啊!我的老天爷呀,起开起开!”

说完后凌翠一把推开了,站在小木凳上的姜瑶。

姜瑶猝不及防下被推倒在地上,看着眼中满含担忧的苏荷,带着哭音开口道:“哎呦,好疼,我觉得我的手抬不起来了,呜呜呜。”

苏荷闻言焦急的踏进了房门,将姜瑶搀扶起来,刚刚熄了火的凌翠闻言也是面色大变。

这再过几天就是姜瑶回府的日子了,万一姜丞相真的派人来接姜瑶发现姜瑶断了条胳膊,她可吃罪不起!

姜瑶消瘦的小脸皱成一团,带上原本就有些发青的面色,倒是显得真的很痛苦的样子。

影后出品,必属精品!

姜瑶一边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胳膊,一边面色痛苦的嚎叫,苏荷匆匆忙忙的出了门,凌翠说了句死丫头后也出了门,两人奔向王大夫开的诊馆。

王大夫跟着两人匆匆的赶到姜瑶面前,此时的姜瑶依旧是小脸痛苦的皱成一团,躺在床上嗷嗷叫。

王大夫小心翼翼的,向着姜瑶的手臂关节处摸去。

咦?并没有什么异样。

王大夫的目光不由的投向了姜瑶,就看到姜瑶一边嚎叫,一边借着他的遮挡对他眨了下眼睛。

王大夫见状立刻会意,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姜瑶之见他回头,面色严肃的对着凌翠说道:“姜小姐的手怕是不好了,是不是摔倒了,刚刚落水可是去了半条命,姜小姐年纪尚小,这一摔可不得了,

来我开几味药,要熬给姜小姐喝!这几天她这右手也要好好养着,万不能干粗活累活,不然这怕是要落个残疾!”

说完王大夫从药箱里拿出纸笔,直接伏在小木床上刷刷刷的写。

姜瑶眯着眼“痛苦”的看着,甜菜子,紫砂……

姜瑶一边看,一边思索,甜菜子没有听说过,紫砂嘛……不就是红糖吗?

她继续往下看,王大夫写了一手好楷书,她做了这么多次宫斗大女主当然是看得懂的。

她能看懂的几个药材,都是活血益气的药,但每个都很拗口,可能是王大夫也怕凌翠能看懂上面的字,察觉不对。

写完药方后,王大夫又从药箱里掏出一个小瓷瓶,说道:“这是生骨的药膏,姜小姐要每天涂抹。”

说完后王大夫将药膏递到姜瑶眼前。

姜瑶伸出右手接过,“疼痛”的左手颤抖着打开小瓷瓶,闻了一下,嗯,应该是玫瑰花膏,美白的,每天都得涂!

王大夫交代完后,带着凌翠去抓药了,房间里只留下嗷嗷叫的姜瑶和在一边看着她的苏荷。

见到人走远了,姜瑶面色恢复如常,对着苏荷羞赧的笑了笑,开口道:“苏姨,不好意思啊,刚刚让您担心了,我手没事。”

说完后姜瑶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装的。

苏荷好气又好笑,开口说道:“你刚刚只顾着避开你凌姑姑了,你和王大夫啊,那叫一个眉来眼去的,这个词是这样用吗?好像不对。”

姜瑶咯咯笑着,等凌翠拿着大包小包回来后,苏荷也起身告辞了,

苏荷一走,凌翠就板起个棺材脸对着姜瑶说道:“还有三天就是你回去的日子了,这几天你给我好好养着,真是个废物,光会花钱,你看这是我给你掏钱买的药,你给我好好喝,回去多说我几句好话拿点钱过来。”

姜瑶的表情依旧有些痛苦,但还是低眉顺眼的说了句:“好。”

煮好药后,凌翠将碗放到了桌上,看着床上无动于衷的姜瑶,不由的又有些暴躁:“死过来吃药!”

姜瑶慢吞吞的哦了一声,走到桌边。

桌上一大碗黑棕色的中药,姜瑶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甚至有些不确定起来,紫沙真的是红糖的别称吗?

                           

原创文章,作者:圆圆是个码字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73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