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鹤同学《都怪我太懒才下了地狱》小说最新章节,黎东,叶凝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都怪我太懒才下了地狱

小说:科幻

作者:清鹤同学

简介:【变身+魔法+特慢热+微致郁】李哲言重开后穿越到异世界,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却变成了女生。他回想起那梦中女子,一绺靓丽的银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可还未来得及多欣赏几分,梦便醒了。清鹤:节奏很慢,不喜勿喷,接受能力比较差的还是别看吧

角色:黎东,叶凝夏

都怪我太懒才下了地狱

《都怪我太懒才下了地狱》第1章 一觉醒来变成了女生免费阅读

床上的女孩眉头紧锁,嘴唇紧紧地抿着,面色苍白,眼眶微微泛青,浅浅的呼吸着。

良久,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让她感到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

回想起那梦中女子,还意犹未尽。

一绺靓丽的银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可还未来得及多欣赏几分,梦便醒了。

那般绝色倾城的容颜,根本不是单单依靠文字就能说明清楚的。

秋语诗将头埋进枕里,习惯性伸出手,随意摸索着四周。

眼镜手机没摸到,是意外柔软的触感。

坐起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黑色秀发,它不妩媚,但洒脱,有一种自然的魅力。

秀发的主人双臂交叉作枕趴在床上,她已经有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了,此刻呼吸平稳,睡得很香。

叶凝夏感觉到身体的异样,她抬起脸,揉了揉眼,娇美的面容显得有些许憔悴。

令女孩震惊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竟与自己梦中的绝色女子,有三分相似。

“小诗!”

这个女人是在叫我吗?秋语诗下意识脱口而出,问道:“你是谁?”

秋语诗看着女人欲哭无泪的表情,突然感觉好像有几百发雷霆霹雳在脑海里爆开,乱糟糟的一团。

她痛苦地双手抱着头,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脑中嗡嗡作响。

意识模糊之际,依稀可见女人朝着自己大声呼喊着,其眸子里的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秋语诗最终昏厥过去。

脑海中,两团本毫不相干记忆逐渐融合,不一会,待完全融合后,痛感也随着一起消失于虚无之中,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秋语诗猛地睁开眼,呼呲呼呲地大口呼吸着。

映入她眼帘的是位拿着病历的医生,手上正拿着一白色单单,和身旁的女人说着什么。

光看医生侧脸便觉得阳光帅气,一双深邃的蓝眼睛透着高贵的气息。

秋语诗忽然之间想起什么,低头检查起自身的情况。

果然,一低头她就看见自己胸前露出的大块白色,两团凸起的部位,无比显眼。

秋语诗情不自禁上手摸了摸,紧接着像触电一般,身体传来极度的敏感。

本不属于她的记忆,随着刺激不断涌出。

女孩叫秋语诗,年龄16岁,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和前世的自己一样都是天台重开选手。

6岁时她的父丧于一次洞窟探索,物质生活基本靠着母亲稀薄的工资,还有国家制定的福利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世界存在着魔法。

弹指间就放出电磁炮,挥手间万千星辉坠落,结印张口吐火遁,秋语诗光是想想就激动。

正当秋语诗思绪万千,天马行空的时候,她的白日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一旁的医生刚想查看病人的具体情况,结果转头就看见病人已经醒了,大呼道:“卧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黎东很难相信女孩母亲的一面之词。

说不定女孩母亲就因为思女深切,精神失常出现了什么幻觉。

女孩从高楼坠落,没死就已经是万幸,本来都被最权威的医生判定为植物人。

而现在,才堪堪昏迷了三天就醒来了。

“别碰我!”

秋语诗一把甩开黎东朝自己伸来的手,并警惕地坐了起来。

她的目光毫无波澜,带着冰冷销魂的寒意,径直望着对方。

“抱歉,是我唐突了。”黎东一脸歉意,同时,用那只手尴尬地摸着脖子后颈,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情况。”

“小诗,要不是黎东医生,你都不知道……”

见叶凝夏把功劳都归于自己,黎东连忙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我只是做了身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能醒来全靠你女儿自己。”

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叶凝夏就没继续在意,只是有些支支吾吾地问道:

“小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妈妈。”

叶凝夏微微抽泣着,抓着秋语诗的双肩不断前后摇摆,泪水不由得又哗啦哗啦地流了出来。

叶凝夏和那梦中绝色女子有三分之像,所以自然也是个美人胚子。

现在却哭得梨花带雨,两只小眼睛像两个小灯泡似的,又红又肿,明显自己昏迷的时候也哭过。

那娇弱的样子,令人心生怜惜,情不自禁想要去保护她。

如果不是回忆起母亲的年龄,秋语诗可能会以为她是姐姐。

秋语诗不禁暗暗感慨,同样四十好几的年龄,前世的人早都生出皱纹了。

                           

原创文章,作者:清鹤同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73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