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树的院子《年下弟弟别撩了》小说最新章节,舒曼,陆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年下弟弟别撩了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有树的院子

简介:[1v1 双洁][暴躁女总裁vs绿茶腹黑弟弟]舒曼思第一次见到陆理是在家里,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正坐在沙发上跟她那傻逼弟弟聊天,见着她来,少年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一瞬,弯弯唇角道:“姐姐好。”舒曼思面上不动声色,实则背地里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舒空:“我把你当好兄弟,你竟然想当我姐夫!”

角色:舒曼,陆理

年下弟弟别撩了

《年下弟弟别撩了》第1章 姐姐好免费阅读

“这次去A大的演讲,讲演词看了没?”

傍晚十分,一辆低调的车子缓缓驶出车流,向A市最大的别墅区开去。

舒曼思单手熟练的操作着方向盘,另一边手抓着手机,脸上泛着无奈的笑,“宝贝,都下班了,咱就别谈工作了….”

“没看是吧?我就知道,舒曼思,懒死你算了!”

“今晚就看!绝对看!”

舒曼思失笑,单手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奥迪rs6像一头听话的黑牛,整整齐齐的停在了白线内。

“记得看,明天抽查,”电话那头的方清韵无奈的的叮嘱,“还有,明早十点半,千万不要迟到了,校方那边约好了….”

“嗯,我知道了,”熄火,锁车,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舒曼思毫不怜惜的拽过放在副驾驶几十万的包,打开车门,白皙笔直的长腿迈了出去。

“你说说你,自从当了我秘书之后,多久没有认真的放假了?”

电话那头是舒曼思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方清韵。

舒家原本和方家是邻居,在舒曼思小学时,舒爸爸成功白手起家,全家搬到了大房子

但舒曼思跟方清韵的友谊并没有因此断开,俩人初中高中离奇的都分到了同一个班,就连大学专业也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个专业。

在别人看来方清韵就跟舒曼思的小媳妇似的,不过舒曼思确实在喝醉的时候说过,方清韵就是她的小媳妇,方清韵也一脸娇羞的应了下来。

真像那么回事。

不过自从方清韵当了她的秘书后,一改从前,异常的认真负责,直接逼退了舒曼思真正请的秘书。

虽然但是….舒曼思是想方清韵来跟她吃香喝辣泡帅哥的喂!为什么她们中间要掺杂工作这种脏东西!

电话那头的方清韵正了正色,努努嘴,说:“私以为,工作重要。”

“你快闭嘴吧,你男人天天追着问她女朋友为什么总加班,靠,我他妈都快成被告了!”

“大小姐,您回来了。”管家张叔正出门,看见正往家门走的舒曼思,恭敬的为她打开了门。

“嗯,”舒曼思回了管家一个笑,经过他身边时,又补了一句:“谢谢张叔。”

“我的工作。”管家点点头,也露出一个笑。

舒曼思是老张看着长大的,待人亲和,彬彬有礼,即使现在是舒氏集团的总裁,也没对谁摆过架子。

“我这不是…..”方清韵那头还想解释着什么。

“得,不扯这个,你记得跟他解释。”

舒曼思把包包放在鞋柜上,脱掉高跟鞋,踩了双深蓝色的拖鞋。

深色显得她的脚愈发白皙漂亮,只是脚指头被磨得发红,有些惹眼,她没多在意,踩着拖鞋进去了。

“知道了。”方清韵嘟囔。

舒曼思走到客厅,看见客厅有一个小帅哥,正侧着脸坐在沙发上。

少年刀削般的侧脸非常吸人眼球,前额头发有些长,但也掩盖不住他的剑目星眉,就连坐姿都那么赏心悦目,反观她那傻、逼、弟弟吊儿郎当的样子,少年穿着合身的白衬衫,白衬衫微微有些透,舒曼思依稀看见他挺直的腰背。

秋分时节的傍晚,天边红彤彤的晚霞映了进来,落在少年身上,好看极了。

兴许是感觉到有人正用炙热的目光盯着自己,少年回头。

果然,正脸也那么帅。

舒曼思心想。

“舒舒?怎么不说话?”电话那头方清韵的声音打断了正赤果果幻想的舒曼思。

舒曼思不动声色的咽了咽口水,回了神,发现自己还打着电话,着急道:“宝贝….我到家了,先挂了啊。”

随即挂断电话。

舒曼思那傻、逼、弟弟舒空站了起来,紧接着少年也站了起来。

“姐,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陆理,”舒空笑了笑,看着舒曼思。

舒曼思沉了沉躁动的气息,对陆理点了点头。

舒空看了陆理一眼,道:“陆理,这是我姐,舒曼思,现在是我们家一家之主。”

陆理看了舒曼思一眼,目光有那么一瞬落在她的脚上,又落回她脸上,咧出一个笑:“姐姐好。”

少年嗓音介于清冷与成熟之间,这一声姐姐好,叫得舒曼思心跳漏了两拍。

舒曼思感觉今天是要栽在他身上。

“少爷,小姐,老爷夫人刚刚来电话,向你们问好,说是过段时间再回来。”佣人阿姨张妈说。

“嗯,知道了。”舒曼思应着,显然已经习惯她爸妈不着家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大学没毕业就学着打理家里生意,一毕业直接空降成为他爸爸的助理。

悲了个催的,快活的日子还没过够,就天天加班,一年的历练,成功接管下整个舒氏集团,让所有异议都闭上了嘴,成为最年轻的女总裁。

而她亲爹把这个烫手山芋似的舒氏丢给她之后,跟她亲妈开始了甜甜蜜蜜的养老生活。

“姐,我们出去吃?”舒空问。

自从爸爸退下后,舒氏和舒空都打包丢给了舒曼思。

舒曼思跟舒空相差五岁,舒曼思刚大学毕业那会,正值舒空高三,十七岁的年纪叛逆的要炸了天,高考都不想考。

而舒曼思当时在公司被各种势力压制,回家看到舒空那副样子,脾气更加暴躁了,以暴制暴,比暴躁更暴躁,舒曼思愣是把他治得服服帖帖,顺利参加完高考,并且考上了A大。

“对了,”舒曼思看了他一眼,边扎头发边坐下,两条笔直的长腿轻松的搭在一起,摘下手腕上的黑色小皮筋,如瀑般的秀发便固在一个皮筋里,额前留着两撇碎发。

“今天周三,没课吗?”

“嗯。”舒空应着,“明早才有课。”

接下来有些尴尬,舒曼思把着手机开始玩起来,空气凝结,三个人各自沉默。

“所以,姐,我们今晚出去吃吗?”舒空又问。

“嗯,”舒曼思伸了个懒腰。

这一幕落在了陆理眼里,舒曼思纤细的腰身动了动,放下搭在右腿上的左腿,一身的慵懒,站了起来,说:“我洗个澡。”

“好。”

接近九月底的A市还跟蒸炉似的,一身粘腻,不过要是只跟舒空吃饭,她估计不会去洗澡。

刚回到房间,手机响了,一条消息弹了进来,是郑衍之发来的语音。

“今晚是否可以邀请舒总共进晚餐。”

舒曼思咂舌,又点开听了一遍,该说不说,郑衍之的声音很符合他的形象,成熟稳重。

她跟郑衍之是生意上的伙伴,而她也只把他当作单纯合作伙伴,并无任何逾越的想法。

她边卸口红,边回他,“不好意思了,郑总,今天恐怕不行,咱们改天吧。”

场面话舒曼思信手拈来,众所周知,改天就是拒绝。

脑中不自觉的浮现陆理的脸。舒曼思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女流氓,特不要脸的那种。

顿时觉得舒空是个碍事的,以至于她边洗澡还边想着该怎么丢掉舒空。

今天洗澡格外的认真,特意搓了两遍澡,喷上了她最喜欢的香水,选了半天衣服,挑了一件吊带裙。

瞧着镜子中高挑凹凸有致的身材,撩了撩柔顺的秀发,舒曼思连连赞叹。

“这都不心动,老娘就生吃了你!”

她本身皮肤保养得很好,淡妆最合适,配上淡淡的唇彩,又纯又欲。

舒空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气定神闲的陆理,问:“天晚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回家吗?”

陆理抬眼,随后勾起一笑,看着他,说:“不了,今天蹭饭。”

“靠,蹭个屁,下次吧,下次我请你。”舒空跟着笑开了,“今天是有任务的。”

“嗯?什么任务?”陆理闻言皱了皱眉头。

“你别管就是了,这次就先….”舒空抬眼,看见了正下楼的舒曼思,话顿住了。

这辈子甚至下辈子都没见过她姐跟他吃饭那么穿的…..

陆理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裹着一层薄布跟没裹似的舒曼思,正缓缓从楼梯走下来,头顶的水晶吊灯迤逦的光落在她身上,像一个初落凡间的仙子。

“我姐怎么了….”

陆理心知自己的目光似乎很不礼貌,但理智却在太平洋喂鱼,他神色暗了下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舒曼思瞥了陆理一眼,唇角勾起一笑。

舒空反应过来,看着陆理,对他摆了摆手,“下次见。”

还沉浸在陆理被她的美貌折服的舒曼思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靠,他不是惊艳到了,他是要走?!

“你要回去?”她对上陆理的眼睛,顿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撇了过去。

“是啊,他有事。”还没等陆理回答,舒空抢先了一步。

舒曼思把车钥匙甩到舒空怀里,“开车,别搞得我请不起一顿饭似的。”

随后踩着高跟鞋,独自走了出去。

怎么她洗澡的时候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走?今天这个晚餐,吃定了。

“我姐…有时候脾气不好。”舒空尴尬,跟陆理压低声音解释着。

陆理看着舒曼思曼妙的身影,笑了笑,“是吗?挺可爱的。”

舒空撇撇嘴,“你不用吃人嘴短为她开解,”甩了甩钥匙,叹了口气,“我姐要是没有我呀,估计要单身一辈子。”

                           

原创文章,作者:有树的院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6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