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里斯坦的魔法城(陈月,都化成)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圣里斯坦的魔法城

小说:都市

作者:随口戏言

简介:我有一个外公。他很厉害。可以击碎光明。也可平定黑暗。我喜欢在黑夜行走,为盲者带去光明。我能看见生命。我称它“黄泉”。

角色:陈月,都化成

圣里斯坦的魔法城

《圣里斯坦的魔法城》免费阅读

在第二十所医院里,陈月终于看到了他的天堂,育婴室。

大概二十多个孩子。

颜色各异,神态百变。

当然,他们中没有绿色的,也没有红色的。

更没有粉色。

陈月尝试着靠近,并钻进这些孩子的身体。

但可惜,就算使用了浑身解数,他也无法靠近他们。

就像被一股神秘力量隔离。

可能是灵魂和肉体的契合度不高。

也可能是这些孩子已经被别的灵体占用过了。

因此不能像喜鹊一样,强行地霸占斑鸠的窝。

陈月站在育婴室里,渐渐入定。

难道说,只有新鲜出生的家伙才能钻进去吗?

他想。

于是调转目光看向妇产科的方向。

那里刚刚有临盆的孕妇声嘶力竭地喊叫。

按照说,不过一会儿,就该降生了。

在孩子钻出妈妈肚子的第一时间进行灵魂契约,是百分之百可完成转生的。

可目前看来,这个办法还是有风险。

那位妈妈的情况并不怎么友好。

妈妈疼得几乎快要晕死过去。

可那个小不点儿却仍然不为所动……

要是妈妈疼死了……

孩子肯定也会被憋死吧……

要是投进一个被憋死的身体,

那不就又草草地过完了一生吗?

何况,这是他最后一次转生的机会了。

应该慎重。

不,是一定得慎重。

陈月摇摇头,走出了育婴室。

几个小时后,出现在一家昏暗的殡仪馆里。

那间停尸房,刚刚推进来一具尸体。

很新鲜,陈月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

看来,他是决定使用那个杀手锏了。

这具尸体生前是一所军校的学生,不过他的死却太滑稽了。

听随行亲友的介绍,他是因为偷吃鸡蛋被禁闭,后来因为越狱,被一枚教学炮弹砸死的。

对,是砸死的。

炮弹正中脑门,后头骨当即碎成保利龙。

死亡证明早已经送回他的家里了,这家伙现在是真真的死透了。

陈月看着这小伙子的身体,

忽然垂涎欲滴的,

像只寻到食物的饿狼!

这尸体十六七岁,长相俊朗。

留着板寸,还算帅气。

但陈月却觉得,要是脸上再多几分岁月的挫伤,

比如留下几道疤痕,可能会让自己更加着迷。

他比较喜欢壮硕的硬汉。

但事实并不遂人愿。

这小子,太年轻了。

陈月轻轻地掀开盖在他胸前的白布。

就像在开一个盲盒。

或是说,更像在期待一件让他心醉神迷的艺术品。

将白布拉下,拉到肚子,然后停下,嘴角禁不住留下渴望的口水,他狠狠地咂了咂嘴。

然后,继续往下。

直到划过腰上的三角肌,他看着那两条健硕的腰线,忽地又停下,

再次咂咂嘴。

接着再掀。

漏出神秘的三角区域,

他还是没停,

他继续下掀,

继续下掀,

直到……完全暴露出来。

他终于眉毛一挑,像是在腰肢之下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脸上雾气蒙蒙的,

神色惊恐万状,

脸蛋,像是微微泛红……

他,

到底看到了什么魔物?

他忽地向后一退,脸上好像在说:

不错。

是他的理想型!

将白布重新盖下。

陈月轻轻喘了一口气。

但他发现还是不能平静,于是干脆将整个人贴在巨大的制冷机上,好让灵魂因兴奋生起的最后一丝热量,快速散失。

平静。

平静!

要稳!!!

大概三分钟后,陈月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看着尸体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才能钻进去呢?

转生的时候,也没有一本“投胎须知”或是“夺舍指南”当做参考。

究竟下一步该怎么做呢?

陈月麻了。

整个人都麻了。

呆呆地站在停尸房,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让他红过脸的尸体。

陈月伸出指头大体算了一下,距离他降生的最后期限,已经不剩半个时辰了。

人能重活的次数有限,就跟今天明天昨天一样,只有前世今世和来生。

倘若三世用完了,就会像蒸汽机中的蒸汽一样,能量消耗完毕,灵魂就会消失,接着关于自己的所有都化成一片虚无……

并且制定规则的那些人对人的一生的认定也很奇葩。

他们规定,倘若一旦进入轮回,开始筹备转生,即使他没有成功转生,也会被当做一辈子计算。

这就像超市里发票的零头一样,只有四舍,没有五入。

陈月已经是第三次转生了。

所以这也正是他头疼的地方。

他冷静下来,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

看电视上说,往上扑就可以了吧?

他摸了摸下巴,心问。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总比站在这里等待结束要好吧?

于是,他还是决定准备一试。

他站起身,将身体腾空飘起。

接着去除杂念,

然后飘荡到那尸体的正上方。

两个人,互相面对着面,就像两条平行的线。

接着慢慢下落,

起先速度还很平缓,

可突然……他一个饿狼扑食!

只觉得眼前白光乍现!

身体就要被他吸收!

这个时候,

坏了!

意外发生了!

不知哪儿来的一个黑影,忽然从暗处撺掇而出!

陈月紧接着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从这尸体之上狠狠拽开!

“嗯?”

陈月忽然一惊,嗯了一声。

接着迅速落地,眼神朝周围一扫。

嗯?

想截胡?

陈月想也没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制止自己,并且能够制止自己的东西,不是同类,还能是什么?

陈月稳下身子,半跪在担架床旁边,跟身抬头一看。

果然,对面的阴影里,游动着一个更黑的影子。

陈月于是麻利地一喊:“是谁!?”

那黑影的声音也挺利索:“你又是谁?”

“我是来投胎的!”陈月回答。

“我也是来投胎的!”那黑影道。

“你就不能换一个么?”

“这人的身份对我以后很有利!我必须要他!”

陈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对你有利,就是你的?”

那黑影不屑:“你个小屁孩,你懂个der!快起开!”

“我凭什么起开?我不!”

“快点!”

“就不!”

“哎呀……你干嘛……”

“我投胎!!!”

陈月说罢,一把挡在黑影的面前,不让他有接触这尸体的机会。

于是,两人就争夺起来。

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的。

一会儿一个张开手防守,

一会儿一个佝着腰,就要往过扑。

跟玩老鹰捉小鸡儿似的。

这时,门外好似又有情况。

是一阵脚步声。

两人赶忙停住。

那脚步声噶登噶登的,

一直走到那扇巨大的保温铁门后,突然消失。

起初还不确定是什么人。

直到听到这样一席对话:

“哦,我的如来佛祖啊,小克布莱伯死得真冤。”

“是啊,我的观音娘娘,偷吃一个鸡蛋,就把命丢了。”

“那么,咱们什么时候把他火化喽?”

“咱这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嗨……”

“嗐……”

两人话音一落。

门就应声地开了。

然而这两个火化厂员工却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正前方有两个不可名状之物,猫在那儿,正一脸惊恐地朝他们看。

“什么?火化?”

这年长的黑影一听这话,对陈月客气道:“呃,小子,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爱幼的人,我还有事,他……就让给你了吧!”

陈月跟身一愣,也不甘示弱:“我……我还爱老呢!送你了!送你了!”

说罢,摆了摆手,两人就这么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对那尸体的争夺。

两人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开。

谁知,这个时候,不知是谁一不小心推动了那可恨的担架床。

砰砰咚咚的,撞得满屋子的大爷们咵咵直响!

陈月回头去看,就见先前的那只担架床,好像被什么东西拉得满屋子飞跑!

这一幕,碰巧被刚刚钻进冷冻库的两人看到,

当即都快哭了!

在屋内哇呀乱叫,一顿乱窜。

陈月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在刚才的争执中,那老头的一只手融进了那具尸体中!

整个尸体连带着那张担架床,被那仁兄拖拽地满屋子飞跑。

这场面……

还……还有这种场面?

陈月呆呆地看着他表演。

那仁兄突地大喊道:“好家伙!兄弟,小兄弟!救我!”

陈月见状,忙说:“既然你都插进去了,不如就全塞进去吧,半喇留在外面,鬼看了都得害怕!”

房间里,那两名火化员工已经快疯了。

这场面谁见过啊?

诈尸也不带这样的啊?

一张担架床满屋子的飞跑,就跟有鬼推它似的,这场面鬼能接受啊?

而对于那位仁兄,这则是更加无法接受了。

本想投胎转世,好好地再过一个人生。

可刚一找到希望,这希望就要破灭了。

就好比刚一出娘肚,就掉进了尿盆,然后被塞进坟墓,

这谁能受得了?

老仁兄连忙苦苦哀求道:“小……小兄弟!小大哥!小爷爷!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吧!”

陈月无奈地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没办法。

这仁兄就再三祈求,最后出于人道主义关怀,陈月才决定替他看看。

就在他刚刚停在担架床的床头时,

突然!

一股巨大的推力将他向前一推!

陈月一个不小心,一手插进了那尸体的肚子!

他的手,瞬间融化消失,成了那尸体的一部分!

“你!

可……

可恶啊!”

陈月吓得抬头一看,以为是中了那家伙的圈套!

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真晦气!

真他娘的心理阴暗啊!

可是,陈月再仔细一看,事实好像和以为的不太一样。

只见,那位仁兄的脸上一脸抱歉。

除了惊恐之外,就是一脸的苦楚和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思考出结果,身边的那两位人类兄弟突然嚷嚷起来:

“兄弟!这厮不能留啊!”

“啊对对对!火化火化,快推去火化!”年轻的对年长的大声叫唤道。

说罢就动身,两人一前一后,一推一拉,抬着那担架床和床上的尸体,就跑出了冷冻室。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

两个人带着担架床飞快地跑,

两个魂在后面你推我搡地追!

真是,

闻所未闻。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

感到一股冷热交替。

紧接着,世界就安静了。

陈月不明所以地咳嗽一声,睁眼一看:

“喂!

喂!

不是吧!

我……

我怎么进来了?!”

谁都不会想到,因为一路的颠簸,陈月的整个身子竟全都融进了那具尸体!

他竟夺舍成功了。

然而,这还不是更滑稽的事情……

忽然,又一个声音,从陈月的耳边传来。

“你你你……

你进来了?

你怎么也进来了?

不!

不对!

啊不!!!!!!

我怎么!

我怎么也进来了?!!”

正是那黑影老兄的声音!

那黑影老兄本就七老八十了,这急迫的情形下喊出来的声音,显得就像一只公鸭在原地rap!

然而,还有一件更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黑影老兄的声音像是从后脊的位置传来的。

陈月和黑影老兄钻进了同一个身体,并且,他们此刻就像被一条绳子,背对背绑了起来。

这……

一身、两魂?

为了确定没有听错,两人于是再次互相确定一遍。

嗯!

没错!

就是这样的。

事实证明,两人确实是钻进了同一个身体。

并且看样子,两人都已经出不去了。

“我……我靠!真是倒了血霉!”黑影老兄大声埋怨说。

陈月却很快冷静了下来,赶忙道:“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吧!咱们应该先想想该怎么阻止这两个人才对吧!他两跟疯了一样,正抬着我们往火化炉飞跑呢!”

黑影老兄赶忙冷静下来:“那你说该怎么办?”

“跳起来,吓跑他们!”

黑影老兄尝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身子并没有动弹。

“我动不了!我好像不能控制他,你试试看?”

陈月尝试地动了动。

谁知,果然!

只见这身子的胳膊瞬间一抬,一个没注意,一拳打在了其中一人的脸上。

“动了动了!我动了!”

陈月兴奋一喊。

“动了动了!他动了!”

那个被打的员工,吓得当即一跳。

前面的那位一听,头也不敢回,赶忙问他,怎么了?

两人呜呜呀呀惊恐地说了句什么,接着同时停下。

在厂区的巨大垃圾池边,就像泼尿盆一样,将那尸体丢了出去。

完事了,还不忘大喊:“妈呀!这也太恐怖了吧!”

“是啊是啊,快跑吧!”

接着,两人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

                           

原创文章,作者:随口戏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4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