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萧玲儿《赘婿:摊牌了,我真的不想再装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赘婿:摊牌了,我真的不想再装了

小说:都市

作者:疤戒

简介:记忆复苏,王者归来,不想装都不行啊!介于身份尊贵,地位显赫,避免暴露吓坏身边人,只好继续平庸下去。天生明明就是个强人,可却偏偏要装副熊样!哎哟我去,受不鸟啦,我要摊牌,不装了!我真的真的很强大、也很有钱、更有势…只要我愿意,仅需一个电话,全世界都得为之疯狂!

角色:周文,萧玲儿

赘婿:摊牌了,我真的不想再装了

《赘婿:摊牌了,我真的不想再装了》免费阅读

“我是谁?”

“我来自哪儿?”

周文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随着脑瓜子嗡嗡刺痛加剧,曾经那些残缺过的记忆开始重新组合、排序、融汇、贯通……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逐渐清醒起来。

这时。

客厅外,传来了一阵滔滔不绝的吵闹声。

“废物终究是废物,何时都成不了大气,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好,要他有何用?”

“妈,您别说了,我有我自己的选择。”

“女儿啊,别置气,你妈也是在心疼你……”

“爸,够了,我不想再听!”

我周文何德何能,竟然娶到了这么一位给力的妻子,欣慰!

此时此刻,不是周文不愿醒来,而是他根本动弹不得,犹如鬼压身,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受着!

家庭争吵辩论,依旧在火热进行中。

“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脑子进了水啊,当初怎么就同意了你把这个野男人给带回家呀!”

李萍,也就是周文的丈母娘,双手叉腰,唾沫星子乱飞,瞪了眼不争气的女儿后,又对旁边男人道:“老萧,你倒是说句话呀,哑巴了?告诉我,这件事情到底怎么解决!”

“说什么说?还有什么好说的,女儿都说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萧正义随即严肃起来,瞅了眼爱女萧玲儿,叹口气道:“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我还是那句话,支持到底。”

“好!好!好啊你们俩,都要气死我啊,是不是!”

“妈!”

见家中女强人发彪,萧玲儿无奈至极,只能选择即刻撤离。

当初萧玲儿铁了心把周文领进家门,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可谓是施展到了淋漓致尽的地步,险些把李萍气的嗝屁过去,她可不想再弄个什么好歹出来。

“我想静静。”

说完,她便回到卧室,把门反锁,瞅了眼床上的男人,泪如雨下。

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仅忘记了过去,同样也忘记了他自己,倘若不是有缘再遇,真不敢想象这人会活成什么样儿。

“老公,快醒过来,玲儿需要你。”

当葱葱食指在周文胸膛划过,停止在心脏处之后,萧玲儿嘴角微微上翘,一抹幸福笑意逐渐绽放。

这疤,偏离心脏一公分,是枪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玲儿不知不觉合上眸子,熟睡了过去。

“我叫周文!”

“我来自炼狱!”

“我是魔王!”

轰!

就在这时,周文终于找准切入点,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同时间,他的眸子猛地睁开,被封存过的大量记忆,彷如泄洪般决堤,势不可挡。

炼狱,新世纪最神秘的一个组织,资金实力雄厚,班子成员分布全国各地。

他们的信念一样,只做有‘意义’的事情,周文就是领导者,代号魔王。

八年前,身为特种兵王的周文,在一次恐怖行动任务中,为解救人质甘愿自我牺牲,千钧一发之际,用血肉之躯,为其挡下过一颗子弹。

而这名人质,正是萧玲儿。

当时,她害怕坏了,以为他死了。

三年后,周文退役,经贵人介绍,进入炼狱,用了两年时间坐上领导者位置。

一年前,有消息显示,老对手出现在华夏境地,为了国家利益及人民财产不受侵害,老大亲自带队。

哪知,这是一个陷阱!

对手太狡猾,又过于熟悉周文秉性。

这一战,炼狱损失惨重,老大生死不明。

被人暗算,周文在伙伴们的助攻下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

身负重伤,路途中不慎跌落,伤到了脑袋,恰巧萧玲儿自驾旅游。

经过多数打听,萧玲儿只知那兵娃子是个孤儿,姓周名文,其他信息,无从查找。

有缘千里来相会,这话的确不假,即便失忆了又能怎样,只要人对了,就成!

于是,萧玲儿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周文。

执拗不过独女,老两口只好妥协,不过却有一必须条件,那就是……入赘。

萧家在东海市虽称不上富豪,但绝对是有钱人。

前天傍晚,周文接到萧玲儿呼救短信,只是两字救命跟一个定位,他便及时出现。

空手夺白刃,以一敌十,最后成功将喝了迷药的萧玲儿给救了出来,待老婆安全之后,周文这才坚持不住晕死过去,后来一条龙检查下来,轻微脑震荡。

记起了所有,同样也记起了身边女人。

“啊哦,老公老公,你醒啦。”

感受到小脑袋上的轻抚,萧玲儿很快醒了过来。

“嗯……”终于可以动了,周文赶忙动了动酸痛肩膀,然后紧紧将怀中可人搂住:“傻瓜,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单独面见陌生男人怎么不带人陪同,知道有多危险了吗?”

“还不是……”话说到一半,萧玲儿欲言又止,自嘲笑了声道:“算了算了,不说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头还痛不痛了?”

“先别管我,你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合之前一家人吵闹情况来看,即便此刻身边女人再如何伪装,周文也能从她眼神中看出些端倪,萧家绝对出事了!

“老婆,我是你男人,从今天起,有什么事情别再一个人扛着,好吗?”

虽说失忆,但思考能力跟身体素质各项机能指标并未消失过,自获救醒过来那刻起,周文就知道,自己绝非善类,一旦处理不好某些事件,那必定将会给这个家带来毁灭性打击。

可他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来于哪儿,又要去往何处,就在陷入泥潭迷茫之中,获得了爱情。

于是,周文便刻意隐匿自己,装傻充愣。

生活中一律从简,能不露面,绝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上街买个菜也要带个口罩。

一身本领无法得以施展,在老丈人跟丈母娘眼中,周文就是一个没有出息、没有上进心、责任心的软饭男。

“老公,你好像变了呢……”

“嗯?我还是我呀,只是记起来一些事而已。”

“啊?”听到这,萧玲儿惊得跟个兔子一样,立即从床上跳起来,认真问道:“真记起来啦?”

“嗯。”周文点点头,嘴角上翘:“全都记起来了。”

一年了。

她每天都在帮助周文回忆他胸口那个拇指般大小的疤痕,只可惜从未成功过,直到今天,这货终于苏醒了,高兴!

                           

原创文章,作者:疤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4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