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异类丽娜,常乐,世间异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世间异类

小说:都市

作者:步入凌晨

简介:【都市奇幻+悬疑】都市中有这样一群异类,他们拥有改变一个人命运的神力,却一向沉默低调;他们可以不必工作,就能拥有大多数人一生难以企及的财富;他们身负死亡魔咒,却无力挣脱;他们渴望同类相伴,却又是彼此最大的威胁。你或许遇到过他们,获得无私帮助,从困苦中脱身。你或许得罪过他们,莫名走上歧途,万劫不复。但你无法知晓,这一切出自世间异类之手……

角色:丽娜,常乐

世间异类

《世间异类》免费阅读

2018年4月1日,愚人节,老天跟常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个玩笑足以成为他今生的恶梦,颠覆他过往26年的全部认知。

一早,楼上装修的嘈杂噪声把他从昏睡中惊醒。他的头很痛,应该是昨晚宿醉的结果。

他想起身,却意外地翻倒在沙发和茶几间的地面上。而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沙发上过夜,明明再走几步就能爬上床的。

在地上摸到手机,常乐发现自己已经上班迟到了,但身体的不适盖过了对扣工资的惶恐。

他胡乱抓着头发,却被自己手臂连同衬衫袖口上大片暗红的血迹给震住了。

定睛看了数秒,昨晚那恶梦般的情景才渐渐呈现于他的脑海。

就在深夜十一点,常乐用一把水果刀将相恋三年的女友给杀了。这大片的血渍就来自他曾深爱过,并一心一意想要娶回家的丽娜的身体!

常乐并不想推卸责任,但那时他是真的喝醉了。

在丽娜提出分手并搬离这间他们共同生活了近三年的公寓后,他的精神就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常乐不明白曾经的山盟海誓怎么就抵挡不住物质的考验,一套婚房和十八万八的彩礼成了她与他能否通往“爱情坟墓”的结界。

每每想到这事,他就忍不住想笑,笑自己居然还在睹物思人,居然还曾相信过爱情。

好吧,爱情已死,只是死无葬身之地而已。

常乐承认,那可笑的自尊心强迫着他,非要找丽娜问个究竟,问她是否真心爱过自己,还是只当他是个长期饭票。

也许是酒给了他足够的勇气,也或许是为了找到勇气,他才去喝了酒。

总之,昨晚他站在丽娜借住的朋友公寓楼下拨通了她的电话,想着喊她下楼单独谈谈。未曾想到那熟悉的手机铃声竟从夜幕下的小径转弯处传来,随即电话被拒接了。

常乐绕过楼宇,看到在一束车灯映照下,丽娜正踮着脚尖与一个男人亲吻着。

他心如刀绞又怒不可遏,理智告诉他,应该默默离开,却又忍不住想质问,是什么时候开始跟别人好上的。

虽然知道这个答案已然没了意义,可常乐就是没办法接受女友在提出分手前,就已经背叛的事。

他等着两人依依话别,丽娜独自去开楼宇门的前一刻,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由分说拖到楼前路边的树丛中。

但常乐当时也只是想谈谈,并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

起初丽娜惊恐地大叫,看到是常乐后,反而镇静了下来。

“常乐,你不是一直都很有风度的吗,现在都分手啦,还来纠缠就没意思了。”丽娜说。

常乐注意到她精心化过妆,美丽的容颜,在夜色里更显得妩媚动人。虽然说出的话冰冷无情,却仍让他内心的欲火翻涌。

一定是酒精的作用,本来想好的质问,瞬间化作冲动,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想要强吻那唇上的嫣红。

丽娜恼怒着推开他,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

常乐清醒过来,想起自己要问的话:“你跟那个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有必要知道吗?你看看你,二十六七的人了,还是个小设计师,一个月赚那么点,刚够房租水电,连下个馆子吃顿好的都得攒钱,给我买双鞋都不敢看两百以上的。你如果真有自知之明,就早该放我离开,何必要连累我跟你一辈子受苦呢?”

丽娜说的虽是事实,却让常乐心中无比憋屈。从两人认识的那天起,就知道他是什么样,他从来没有假装自己是个富二代,三年了,现在想起来数落他穷,早干嘛去了?

丽娜很了解常乐,她明白他每个眼神每个举动的含意,不屑地继续说:“行,算我错了,好吗?我年少无知,不明白好看不能当饭吃,现在要改过自新了。白白陪你睡了三年,不跟你要青春损失费已经不错了,咱好聚好散吧。”说完她转身就走。

常乐不甘心,她的青春是可贵,难道自己三年来一心一意地存钱,想要早一天娶她所付出的感情,就一文不值吗?

他拉住丽娜,还想挽回,不料对方从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厉声道:“常乐,你再靠近一步,我就喊救命,你夜袭单身女孩,一旦闹大了,要身败名裂的。”

常乐不受控制地笑了出来,一步步向她逼近,似乎想知道她是不是还爱着他,会不会真用那把刀伤害他。

丽娜拿刀在身前挥动,划破了他的廉价西服,即使这样,他仍没有停下脚步。

那一刻,常乐心中忽然有个念头,不如就一起死了吧,活着太辛苦,每天起早贪黑,没完没了地拼搏,最终不也是要跟心爱的人一起老死的吗?要不就现在吧,不必一天天老去,直接死了也好。

魔鬼是什么时候住进他心里的?也许他始终都在,只是没有机会展现他头上那两只邪恶的角,他就这样把他释放了出来,任由魔鬼利用他的手抢过那把刀,斩断了丽娜的咽喉。

鲜血喷溅在他脸上和身上,丽娜睁着惊恐的双眼,捂着脖子倒地抽搐,流出的鲜血渗进泥土,在夜幕里看起来黑漆漆的,散发出好似铁锈的腥味,令他一阵作呕,把吃下去的酒菜都吐了出来。

常乐原以为自己会跟丽娜并排躺下一同赴死,但眼前的情景太过可怖,本能让他只想尽快逃离。

他拼命地跑,冰冷的夜风终于让麻木的大脑有了些理智。常乐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这岂是两条人命的事,是毁掉了两个家庭,他们的家人从此都将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丽娜还有个弟弟,或许她的父母能有所慰藉,而自己的父母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他们将如何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呢?

常乐在无人的街道上跑了近一个小时,精疲力竭地回到公寓。流着泪写了一封遗书,把银行卡和为数不多的现金摆在桌上。想乘电梯去楼顶平台,趁着天亮之前跳下去,以逃避不得不面对的后果。

上电梯时,他碰到了晚归的邻居,这个男人总是沉默而阴郁,他为什么凌晨两三点才回家,若是平时常乐可能会很好奇,但此刻他只想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

显然,常乐未及擦拭干净的脸和衬衫上的血渍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在电梯门关闭的一瞬间,他看到男人仍旧用疑惑的目光望着自己。

虽然他的灵魂早已不知去向,仅存着空荡荡的躯壳,但男人的眼神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只脚伸到两扇即将闭合的电梯门间,门又自动打开了,男人用低沉而极具磁性的声音问:“要我借一件干净衬衫给你吗?”

常乐猜,男人应该是他这一生中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了吧,不该太没有礼貌。于是低头看看自己这副狼狈样,勉强挤出点笑说:“不必了,别为我浪费一件衬衫,留着自己穿吧。”

男人忽然问:“死也要有尊严,不是吗?”

常乐很惊讶,既然看出他要去死了,干嘛还要搭上一件衬衫呢,是想行善吗?或许借衬衫是假,劝他放弃轻生才是真的吧。如果他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怕是躲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站在这里跟个杀人犯闲聊?

常乐已经很累了,不想再作任何停留,重新点了闭门键,盯着那只放在门口的脚,希望他可以知趣地收回。

“杀人了?”男人语气中带着些戏谑:“是反社会人格吗?”

常乐很想开骂,但还是忍住了,故意恶狠狠地说:“我刚杀了人,现在要去自杀,反正都是个死,别把我惹急了,连你一起做掉,滚开!”

男人似听到了一个笑话,仰面大笑着伸手抓住常乐的衣领,强行拖出电梯,一边向他家门口走,一边说:“说话还挺冲的,就凭你这赤手空拳的,想做掉我还真不容易,来我给你找把刀。”话音落时,房门已经开了,把人推进屋里。

男人的房子从地到顶都是灰色,客厅里放着一组黑色皮沙发。这样的装修色调,跟他的气质还真是般配。

男人把常乐推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坐在茶几上,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问:“你叫常乐?”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你女朋友这么喊你。”

“哦,刚才我把她杀了。”

男人波澜不惊的眼眸终于有了些反应:“为什么?说给我听听。”

常乐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男人继续这样的谈话,或许是临死前想找个倾诉的对象吧,他开始涕泪交加地讲述事情的原委。

末了,男人若有所思地问:“听上去,你对你的女朋友充满愧疚,不觉得造成现在的局面都是她的错吗?”

事实上,常乐真没那么觉得。每个人都有选择更好生活的权力,即使结了婚,也可以离婚再选,何况他们还没有结婚呢。他何必要强求人家跟自己过苦日子呢?都说真心爱一个人应该是想要给她最好的,如果只是自私地想留下她,只能说明自己还不够爱她。

他的想法让男人感到惊讶。他起身去饮水机上接了杯水,转回身递给他,同时问:“杀她的具体地点在哪里?”

常乐下意识问:“你是想帮我毁尸灭迹吗?”

男人笑了:“当然不是,但你告诉我可能还会有转机。”

他不明白男人想做什么,但酒后本来就口渴,只是思绪混乱,没想起来喝上口水,便本能地将杯子往唇边送。

男人一把抓住他握着杯子的手,又一次追问:“告诉我,具体地址。”

看着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常乐恍惚了,含含糊糊说了行凶的地点。

男人松了手,拍拍他的肩说:“喝了吧。”

然后他把水喝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常乐断片了,再醒来时,已经躺在自家沙发上了。

                           

原创文章,作者:步入凌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4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