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游戏里,把现实世界魔改!(秦木,陈倩倩)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我在游戏里,把现实世界魔改!

小说:都市

作者:走一盏

简介:寄养在叔叔家的秦木从小吃尽了苦头,终于在他即将要奔溃逃离的时候得到了一款{世界ol}的游戏而且只有他是这款游戏的唯一玩家当他抱着试试的心态,开始在游戏里移山填海时,外界也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世界ol虽然是款游戏,但在里面做出的一切改变都能反映到现实世界带着激动与狂喜,秦木开始了他的现实世界魔改….灵气复苏加快一万倍精神病说的话大部分都是真事添加给星球添加一段传说..

角色:秦木,陈倩倩

我在游戏里,把现实世界魔改!

《我在游戏里,把现实世界魔改!》免费阅读

天外界域壁障。

黑压压的百万修士大军,目视半空飘起的神器*破天珠,严阵以待。

在他们的半空,有数不清的仙器凌空飘起,浩瀚如海的恐怖威压四散开来,震得天地异象迭起,时空巨颤面临崩坏的边缘。

“天鹏!此域已经不可久待,混沌秩序即将笼罩整个大陆,可一旦前方界域的修士实力太过强大,我方就算能在五年后打破界域壁障,也难以在哪里立足。”

修士大军的前端,有一只金翅天鹏展翅飞起,围着那颗不断向壁障施压的破天珠鸣叫不止。

在金翅天鹏的宽阔脊背上,数名鹤发童颜的仙人,围坐在一桌棋盘前,皆面色悠哉的品着仙茶。

“青莲道祖,你想太多了,据本尊天机推算得出的结果,那方界域既无灵气波动,又无修士存在,好在占据的很呐。”

“哦?那他们靠什么立足呢?”

“靠脑子!他们的工具很发达,但在仙器面前,甚至还不如一堆废铁。”

“哈哈,妙极了。”

“等咱们去了,灵气自然也就复苏了,到那时,数万万的土著们,又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挖矿劳工。”

“五年,不过谈笑间…..”

……..

….

..

魔都,天南学院。

此刻,在三班教室。

秦木正低头听着导师的训话,他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眼底隐隐有着恨意,但却不敢明着表露出来。

“你看看自己考了多少分,也好意思不买我推荐的书籍。”

“是真的家里没钱吗?我看你妹妹每天生活的挺滋润啊,名牌手机都带学校里了。”

打扮妖艳的中年女导师,见秦木像个木头一般没吭声,不由火气更胜了几分,指着门外怒斥道:“滚出去,看见你我就来气。”

周围学员吓的噤若寒蝉,都向秦木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但也有平时不对付的男生,趁机小声嘲讽道:“这穷逼平时连食堂都舍不得去,想让他买古籍资料,那比老虎屁股上拔毛都难。”

这时又有人小声说着秦木的糗事:“我前天..嘿嘿,我看见他跟个孙子一样求他妹,就为了几块钱,差点没给跪下磕头。”

“真的嘛,太绝了卧槽。”

四周的细微议论声,尽数听在了秦木的耳朵里,他羞红的耳根子通红,但仍旧站在座位前,“导师,我确实没钱买你推荐的那些资料,可你不能就因此赶我出去吧。”

中年女导师顿时火冒三尺,在她课堂上,竟然还有人敢顶嘴,而且还是个成绩极差的吊车尾,她不由怒从心起,几个大步上前,抓着秦木的头发,就要往外拽。

“反了天你还,后面的你也别给我上了,就滚去办公室趴着吧,敢偷懒一下,我立马打电话叫你叔叔来领人。”

中年女导师怒声说着,还在秦木的小腿上踹了一脚,由于她穿的是高跟鞋,这一脚差点让秦木痛的喊出来。

可周围有其它学员看笑话,他强忍着一声没吭,抬手一把薅开了那张死抓着他头发的手,声音平静道:“我自己会走。”

“呵呵,会走就好。”

“呦,赶紧整理头发,别让发型乱了。”中年女导师阴阳怪气的说着,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班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响亮的哄笑声。

面对这既熟悉又刺耳的阵阵哄笑,秦木就像是被一头吃人猛兽驱赶出的班里,背影是那么的狼狈踉跄。

曾经无数个这样的瞬间,他都是这样灰头灰脸的躲开,今天也不例外,只不过,他的心更冷了几分。

没报名课余辅导,导师各种穿小鞋。

没去她推荐的店铺买古籍资料,又是几天当众一辱骂,甚至今天还抓了他的头发。

一个十八岁的男生,被羞辱成了这样,他也只能忍气吞声,谁让他打小没了父母,寄养在叔叔家呢!

像这样寄人篱下的日子,秦木无论身处学院还是家里,能体会到的,都只有无尽的委屈与辛酸。

曾经,他也是个学习好的优等生,直到叔叔公司倒闭以后,他就成了那个家里的唯一出气筒,谁都能过来踩两脚,

甚至连家里的宠物狗,在他床上拉屎,他也是被伯母责罚的那一方。

或许,他在那个家里,连狗都不如。

在学院,也是扮演小丑的角色。

走在去往办公室的路上,秦木已经溢满眼眶的泪水,忽然止住了。

在前方来往的学员当中,一朵娇艳清纯的花朵亭亭玉立,像是在等待他的到来。

秦木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缓步走了过去,“倩倩怎么不去吃午饭。”

在他的正前方,那名身姿婀娜的漂亮女学员,撩了撩齐肩的长发,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秋水眸子,似笑非笑道:“秦木,我玩够了。”

她的话像是一根无情的尖刺,直接扎破了秦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他痛的连呼吸都快要停滞了,“你曾经说过,不在乎我的一切,只在乎我这个人!”

陈倩倩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走近几步,伸手摸了摸秦木清秀的脸,淡淡道:“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那天我之所以会帮那个埋头痛哭的男孩,并不因为喜欢。”

秦木神色微怔,下意识问道:“那是因为什么?咱们相处了两年……”

陈倩倩止住了秦木的话头,轻声细语道:“同情,我同情你的一切,但我确实对你没任何的感觉。”

秦木眼前逐渐变的模糊不清,身体仿佛石化了般久久站在原地不动。

直到另一道声音的出现。

“倩倩,跟这穷逼有什么好聊的,我都打听过了,他家以前确实开公司的,但现在已经倒闭了,她妹妹平时有钱花,可不意味着他也有。”

“一个孤儿而已。”

学院有名的富家子赵昆,当众搂起娇羞的陈倩倩,来到秦木的身边,表情嘚瑟的在他脚底吐了一口唾沫,“二年了,你也就牵了个手,老子仅一个月就全垒打了。”

“没钱就别学人泡妞,占着茅坑不拉屎。”

赵昆重重一拳抵在了秦木的胸口上,转身搂着羞涩的陈倩倩头也不回的走了,边走他还一边吹着口哨,仿佛是胜利的战歌。

                           

原创文章,作者:走一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4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