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口栗子《鬼差夫君过分傲娇》小说最新章节,叶威,柳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鬼差夫君过分傲娇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恰口栗子

简介:颜絮是地府的传奇人物,可以吓哭小孩子的那种。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出手却十分凶残,常有少儿不宜的血腥画面出现。如此行径,引得众鬼不满,纷纷去找阎王告状。阎王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折子,冷冷一笑,“这锅我可不背!”转头就让人把折子给黑无常送去。黑无常看了看折子,又看了看专心啃糖葫芦的自家小姑娘,“谣言,绝对是谣言!”众鬼差看着眼瞎心盲的老大:大人,您要是被绑架了您就眨眨眼。

角色:叶威,柳泽

鬼差夫君过分傲娇

《鬼差夫君过分傲娇》第1章 关宁城免费阅读

关宁城内,万人空巷。

朱红色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门外乌泱泱的站了一群人,有老,有少。

今日,是新上任的城主叶威与城中首富颜起独女的大喜日子,关宁城的人基本都来了。

倒不是因为这叶威多受百姓爱戴,来的人大多数被叶威手底下的护院提着刀“请来的”。

他们人到了许久,但是这城主府却没有一点开门的迹象,但是迫于叶威的残暴不仁,众人敢怒不敢言,也只能在门外静静的侯着。

人群中,几个妇人闲来无事,又开始窃窃私语。

“这颜家小姐如今才不过十五岁,豆蔻年华,如今怕是要折在这狼窟里了。”

“谁说不是呀,这叶城主的年岁,都能当她爹了!”

“对呀,对呀,这城主怕是与那颜老爷差不了几岁。”

“哎,可怜这颜小姐与柳家小公子青梅竹马,从小定下的亲事。那柳小公子,那么好的一个人,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实在可惜!”

“别说颜柳小公子了,就是那颜老爷不也没躲得过去,那么一个大善人呀,如今却……那么宝贝的一个女儿,如今也……”

……

她们的声音里带着些惋惜,但是更多的情绪却是庆幸和幸灾乐祸。

关宁城中,颜家和柳家向来是两大巨头,百年世家,家底丰厚,在关宁城没人能与这两大家族匹敌。

颜柳两家本就是世交,到了颜絮这代更是早早就定下了亲事,只是没想到,那颜絮却被这新来的城主看上了。

不久前,叶威上门提亲,被颜起当众拒绝,不久后,就传出颜起暴毙身亡,柳家小公子不知所踪的消息。

颜家丧事还未结束,那颜家独女颜絮,就被叶威强抢进了府里。

至于颜起是不是暴毙,众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那失踪的柳小公子怕是也没什么生还的机会了。

一夜之间,花盛城两大首富,一个家破人亡,一个后继无人,两家都受到了重创。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发生这种情况,就算分不到一勺羹,但是看到这些天之骄子落难,他们的生活也多了些乐趣。

发生这样的事,于他们而已,不过是少了两个对抗叶威的帮手,他们心里觉得,这不是什么太大的损失。

这叶威手下精兵强将极多,又收了许多当地的地痞流氓,蛮狠霸道,手段毒辣,没人敢忤逆他,这些百姓更是不敢升起一点反抗的心思。

开门的护院看着外面叽叽歪歪的众人,不由皱了眉头,将手里锋利的剑重重的插进了脚下的地缝里。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像受惊的小鸡仔似的,推推搡搡的踱进了院里。

前来宾客脸上都像是赴死一般,没什么笑意,不像是参加婚礼,倒更像是参加葬礼的。

院子里四处张灯结彩,柱子上也都绑上了红绸,但是来的众人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宾客中有不少小孩子,在这大喜的日子,却也都不敢闹腾,都小心翼翼的待在各自的父母面前。

有胆小些的小女孩,张嘴就要哭出声来,旁边穿粗布衣裳的妇女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旁边的男子听着孩子的呜咽,不满的皱起了眉,抱怨道,“管好你们家孩子,大喜的日子哭哭啼啼的,万一惹得城主大人不快,可别连累了我们!”

“就是,就是……”旁边的众人连连附和。

妇女有些不安,只能连连道歉,随后将手死死的按在自家女儿嘴上,示意她别再出声。

过了许久,前方的正厅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众人皆屏息凝神,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百鸟朝凤的屏风。

脚步声近了,一阵令众人不寒而栗的笑声也从屏风后传了出来。

一只鹿皮靴先从屏风后露了出来,随后鞋子主人膀大腰圆的身材也逐渐暴露在众人面前。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婚礼的主角,叶威。

他眼神扫过瑟瑟发抖的众人,眼神阴冷,像是条吃人的毒蛇,“今日是我叶某人的大喜日子,诸位迟迟不肯入座,这是看不起我叶某?”

听到这话,一商人连忙谄媚的开口, “大人言重了,我们马上入席,马上入席!”

看到他们都还算识趣,叶威换上了一副虚伪的笑脸,客套道:“今日我与颜家小姐喜结良缘,多亏了在座各位父老的鼎力支持,叶某敬各位一杯。”

众人敢怒不敢言,只能颤颤巍巍的举了杯,接下了这杯酒。

听到叶威那句“出过力的”,人群中有几个人不由的将头沉沉的低了下去。

为了讨好叶威, 这婚事,他们确实是出了力的。

只是如今的情形下,他们到觉得羞耻了,也没人敢站起来领功。

众人之中,只有一位老者巍然不动。

叶威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抬了抬已经空了的酒杯,身旁的小厮贴心的给他斟满。

他捏着酒杯,一步一步踱到了老者身后,一只手重重的握在了老者的椅子靠背上。

“柳老,怎么不喝一杯,这是不给我叶某人面子?”

老者是关宁城柳家的家主柳泽。

柳泽早年丧子,留下一独苗给他养育,这独苗正是众人口中生死未卜的柳家小公子。

柳泽自然知道这一系列的事情里面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他连逢场作戏也不想了,只是沉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位置上。

看到叶盛脸上逐渐狰狞的表情,身旁的人连忙把自己的酒杯往柳泽那边推了推,示意他赶紧先服个软。

柳泽置若不闻,依然端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反应。

别人怕柳泽,叶威可不怕,他的行事原则向来是谁不给他面子,他就不给谁留活路。

他冷冷一笑,咬牙切齿的吩咐道:“来人,柳老累了,扶他去后院休息!”

身后的小厮得了命令,纷纷冲上来,不由分说的将柳泽捂了嘴,绑了下去。

可怜这柳泽已是迟暮之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被绑了下去,只留下了几声呜咽。

看到如此场景,众人心里的恐惧更加剧了几分。

叶威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神色如初的招呼众人喝酒。

众人都不愿意惹祸上身,都低着头,去夹那盘子里的菜,但是大多食不知味,那手也是颤抖得连菜都夹不起来。

也有些偷奸耍滑的人,趁机出来巴结叶威,不断恭维着他,叶威也乐得享受,笑眯眯的接受了。

酒过三巡,叶威便说自己有事,随后告别众人往后院去了。

见叶威走远了,有几人才放松下来,筷子也纷纷掉在了桌上。

如今颜起死了,他的女儿也被困在了城主府,而柳泽也不知生死。

叶威对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敢如此,那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怕是只会更加残暴,关宁城的众人不由都慌了神。

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

喜娘拿着东西,在看门护院的允许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婚房,进门以后又细心的关上了门。

片刻后,一声尖叫划破了城主府后院的宁静。

——

作者有话说:

新人大大的第一本书,请多指教!

                           

原创文章,作者:恰口栗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5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