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黄瓜《重生之我的21世纪初》小说最新章节,吴帅,吴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我的21世纪初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蒜黄瓜

简介:别人重生带金手指,带超强的记忆,安大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他做了近十年执业兽医的经验,他的未来是一成不变?还是越来越精彩!

角色:吴帅,吴鹏

重生之我的21世纪初

《重生之我的21世纪初》第1章 重返19岁免费阅读

安大同看着外面哗啦啦的大雨。心里十分焦急,本来想等雨小一点再回家的。

谁知道从下午一直下到现在一点都没有停的意思,而且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是晚上11:00了。

突然间一道白光亮起,轰隆一声。然后就是一片漆黑。

“停电了。那道雷电好像劈到了后面的变压器。”

旁边一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里有人说到。

耳边只能听到哗啦啦的雨声。安大同转身朝屋里走去,寻找他正在充电的手机。

眼前一片漆黑,安大同只能摸索着往前走!安大同越走越感觉到不对。

平时几秒钟就能摸到的前台,这次居然走了几分钟还没有到,而且周围的声音越来越轻,雨声也慢慢地听不到了。

安大同开始慌了,想往回走,突然脚下一空,一股失重的感觉侵袭而来。

安大同的两只手臂本能的向前伸着,然后好像抓住了什么,眼前有一个光点慢慢扩大,而且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声音由轻变重。光线也越来越亮。感觉到自己被人拉住了。

“大同,大同,你怎么了?快喝点水,给,这是你的矿泉水,”

视力慢慢恢复,眼前的是两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只是看着有些眼熟。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安大同坐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汗。刚才那种感觉真的吓的安大同出了一身的冷汗。

“谢谢,你们是?”

安大同接过瓶子喝了口水,他确实有些渴了,刚刚出了那么多的汗,现在正是需要大量补水的时候。

“大同你不会中暑了吧。”

两个孩子看到安大同缓过来之后,刚松了一口气,又被安大同问得提心吊胆起来。

“中暑?下那么大的雨,怎么可能中暑?嗯……怎么回事这是?”

安大同正说着呢,猛然觉醒不对啊,刚才不是晚上吗?怎么现在是下午。

本来下着雨,现在太阳却是那么大!

还有地点也不对啊?我是在ZZ市的店里啊!外面都被雨下的漫到台阶上了。这里怎么是干燥的?一片水域变成了一条河?

我是谁?我在哪?安大同满脑子的疑问!

“这是哪里?”

最终安大同还是决定问一下。

“这是昆山啊,大同你这是咋了,刚才还好好嘞,咋突然就晕倒了,要不是刘大饼拉住你,你就掉河里啦。你是不是中暑了?”

旁边一个小伙子显得一脸焦急的模样。

“刘大饼”

安大同扭头看了看拉着他的那个小伙子。

长得确实像刘大饼。等等,安大同仔细看了看这几个人?

记忆一下子涌现出来了,刚才说话的是四五年没见的吴帅,还有脚一个在水里一个在河梯上的十几年没见忘记叫吴什么的,怎么都这么小?我这是在做梦还是穿越?重生?什么鬼?

安大同起身往河边走去。

“诶,大同你要去干嘛?怎么还往河边去呢?”

刘大饼看到安大同往河边走,就和吴帅一人拉住安大同的一个胳膊。

“你们先放开吧,我真没事儿,我现在很清醒。你们就放心吧,不会往里面跳的。”

安大同被刘大饼和吴帅拉得走不动也是十分的无奈。

“不行,万一你不小心掉进去了呢,你又不会游泳,到时候还得我们去救你。”

刘大饼是不同意的,他是跟着安大同来的,如果安大同出事了,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你们拉着我去看行不行。我就去看一眼。”

看着这两个人一幅紧张的样子,安大同觉得不妥协是不行了。

“那还可以,你可不能松手啊。”

刘大饼同意的时候还不忘提条件

安大同看着河水倒映着一张年轻的脸。还是非常震惊,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真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重生了。

重生就意味着开挂人生,这种好事自己也能碰到?不会是在做梦吧。安大同现在想掐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抽了抽手没有抽出来,还被拉的更紧了

“嘿,大同你干什么?”

感觉到安大同正往回抽手,刘大饼赶紧拉了一下安大同

“行了,我不看水了,咱去那边坐着,到时候你们就别拉我的手了行不行。”

安大同用头示意了一下前边树荫下的一组石头墩子,同时往那边走着。

“那可以只要不去水边就不拉你的手。”

刘大饼和吴帅,两人一左一右像两个保镖一样护着安大同来到树荫下石头墩子旁边。

这一看还挺齐全,中间是一个石桌子,一个长方形的石头,竖着放的上面顶了一个大约10厘米左右厚四四方方的石板。

石板上横横竖竖的画的几条线,中间有一段空白,上面写着楚河汉界,一幅典型的象棋棋盘。

棋盘下面有四个小的石凳子,排列得很是对称。这应该就是休闲老人一个固定的下棋场所。

为什么说是老人了,因为年轻人现在谁玩这玩意儿啊。

安大同选择一个凳子坐了下来。

“这下你们两个能放开了吧。”

安大同试着抽了抽手,这次果然抽得出来。

“不是不放开你,主要是刚才在河边,怕你一不小心掉下去,我们也是为你好。”

吴帅松开了抓着安大同的手,坐在安大同的右手边

安大同使劲地用手拍了一下石桌子。

“嘶,”安大同左手捂着右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这是真的疼啊。这次确定了不是做梦是真的重生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

吴帅感到安大同跟以往判若两人做了很多,让人看不懂的事情。

“有什么反常的,我不还是我。”

安大同看着石桌上的棋盘陷入了回忆。

农村出身的安大同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上小学时经常欠着学校学费,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在家务农,收入非常的少。

而且父亲工地上干活都是一年结一次工资,那个年代工资没有足额发放的,有时候要跑十几次才能要到钱,拖欠工资是常态。

好在农村花销少,学校都是周边的,老师也都沾亲带故的学费欠着也都让上学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安大同上小学4年级

因为那一年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母亲也随父亲一块出去打工,安大同和弟弟安小石就跟着奶奶生活,村里只有村委会有一个固话,所以安大同很少接单父母的电话

由于父母都不在身边奶奶也管不住,安大同上初中时放飞机自我,学习也一落千丈。

在初二就不上学跟着村里几个一块不上学的孩子们开始混着玩,然后成功的升级成了村里的二流子。

这样混了大半年母亲回来带走了他,就放在住的地方养着,这时候安大同才见到只在电话里听过声音已经4岁的三弟安宁,虽然名字叫安宁,也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到处惹是生非。安大同没少给他擦屁股。

安大同因为年龄比较小的原因也没什么工作能做,就只能在家帮忙带着安宁,安宁从小在呼市长大。那一口呼市的方言,让安大同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兄弟两个之间说话还得需要一个翻译。你说这算什么事啊!

就这样过了半年,安大同就受不了,央求着要回去上学,恰好那时候正赶上赶上了9年制义务教育,初中上学不收费,而且安大同的母亲,也实在经受不住安大同的央求,答应送安大同回去读书。

回到家之后,安大同的母亲找了找关系,托了托人,又是打电话又是找人给送礼,费了好大的劲才给送进了学校,开始从初一开始读。学习成绩马马虎虎读完了初中。

读高中是要收费的一、以安大同的成绩读好点的高中得上万块钱。

这时候一个当老师的亲戚介绍到一个职业学校去读高中学费很少还有一千块钱的补助。

于是就给安大同报了这个职业中专学校,然后考了个大专学习宠物疾病的治疗!毕业后拿微不足道的工资。到了30好几岁也没有个对象。

这次人生重来,手里捏了那么多的王炸,我一定要活出自己的精彩!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碌碌无为。

安大同握了握拳头暗暗发誓着!

“你们不来摸河蛎!”

吴鹏甩了甩手上的水走了过来!

“那有啥好摸的,一摸一手鸡蛋壳和淤泥,说不定还有玻璃渣子,你就不怕把你手给割烂了”

吴帅才不会傻到蹲在那里,手伸到那河梯两边,去在那满是鸡蛋壳和各种生活垃圾中混合的水中摸东西呢!

“我又不傻,我摸到玻璃还往上去摁,我发现这边的河蛎挺多的啊,一会儿就摸了10个。”

吴鹏说着就坐到了唯一一个剩下的,是凳子上面。

“你坐在这里,不管你的河蛎了吗?那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摸出来的,别到时候让水冲走喽!”

吴帅看着吴鹏坐了下来于是打趣道。

“不用管它,冲不走,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吴鹏说着把装在屁股兜里的矿泉水拿出来,喝了一口放在石桌子上!

今天是几个人知道进不了厂,兴致很高的出来见识一下江南水乡,熟悉下环境说是为以后出来游玩踩踩点。

可怜的他们这时候哪里会知道进了厂子以后,哪还会有时间让他们出来玩啊,

典型的有时间的时候没钱玩,有钱的时候没时间玩。

“大同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安大同一直保持着一幅沉思怎么样!让吴帅还是感到有些担心?

吴帅是安大同高中同班同学,身高一米七几,今年17岁,住在安大同隔壁村,

吴鹏则是吴帅邻家的孩子,一米六几,今年十六岁,听闻吴帅要打暑假工就央求着一起来。

本来他母亲不让他来的,家里也不缺他打工挣得那两个钱,但到最后还是没有拗得过他,让他跟着一起来了,这几个人里面也就吴鹏的家庭条件比较好!

“噢!没什么事了,我在想一些事情。”

“是在想今天什么时候进厂吗?这个中介不是说今天下午就安排咱们进厂,都这时候了还不给你打电话,真是太不靠谱了。”

吴帅吐槽了一下中介的办事效率。

安大同他们自己是没有打暑假工的门路的。刚放假的时候,安大同和吴帅在县城问了很多家招工的单位,但没有一个要暑假工的,最后只能走中介公司的路子,让中介公司把他们安排进厂。

这时候有很多的中介公司在做这个招工,他们收费都是两方的。

一方面是收找工作人的费用,还有一方面是收用人单位的钱,中间的利润很大。

在暑假期间,很多学生想要出去挣点零花钱,但是苦于没有门路,就只能找他们联系用工单位。

没有办法,人在学习期间终究逃不过被剥削的命运。

“放心吧,今天肯定能进去厂的。不过我刚才好像做了个梦。那个梦好像不太好。”

安大同这时候想起了,过不多长时间,吴鹏就会因为体检不合格,坐上回家的客车。

“大同你做什么梦了?怎么不太好?”

坐在安大同旁边的刘大饼声音有些沉闷

刘大饼是安大同同村的,一米七左右的样子,今年16岁。一个傻大个,正处于变声期,所以声音有点老成

刘大饼学习不好,准备上完初中就外出打工,这次跟安大同一起出来打算见识一下四面,为以后出来打工做准备。

说起来安大同学习也不好,初一,初二时严重偏科,数学,物理基本每次考试都是满分。

只不过按大同的英语却从来没有超过三十分。

等到了初三,英语分值一下子上去了,上升到了120分,而物理的分值一下子下去了,从100分下到了50分,而安大同的排名从班里的上游变成了中下游。

考高中时还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考的不是很理想,要上好的高中就得拿钱买分,算下来得一万多块钱。

这对安大同家里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负担!最后只能找了一个学费很低的职业中专学校去上学!

                           

原创文章,作者:蒜黄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sjc.net/read/35726.html